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

欢迎光临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 会员登陆 & 注册

夭夭桃花红(七)

2022-07-09 19:12 作者:花开为君颜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临行去辞公子时,我认真跟他道了谢,他仍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我却不能真当这些都“不值什么”、“喜欢就好”,不过也是真喜欢。

回到相府,才知道公子竟还送了好些到相府来。我院子里除了自家平常的几色菊花,还有公子送来的十来盆绿牡丹和墨菊。云岫忙着指挥小丫鬟收拾东西,小彤一面帮着燕儿服侍我盥洗,新梳了双丫髻,又换了身衣裳,一面轻声回着话:“早饭后公子那边就送一大车菊花过来,一多半都是绿牡丹同绿云,下剩的就是墨菊。因跟车来的小厮说是送给姑娘的,我想着姑娘要用了晌午饭才回府,就作主各留下一半,另一半里,送了一半去老爷院里,剩下的分给大爷、夫人、哥儿、二姑娘几处院里送了去。另外大爷让人送了些吃食玩物来,夫人那里送了新做的菊花酒和香囊过来,二姑娘送了几样花糕点心,哥儿也送了几样鲜果。”

梳洗好,我起身赏玩起菊花来,见窗边高几上摆着两盆尺余高的海棠,粉嫩娇艳,盘枝虬干,倒是没见过。小彤见我只管细瞧,笑道:“我倒是忘了,这几盆小海棠是老爷叫人送来的。”

话还未说完,燕儿已接口道:“说是外头什么人敬老爷的。姑娘也知道我们老爷,外面人送的东西轻易是不收的,因着姑娘海棠,这才留下 ‘巴巴的送过来’,晚上家宴,姑娘可别忘了在人前给老爷说几句好话。”

我听她这话,似是有什么故事,便瞧向小彤。小彤先对燕儿道:“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也当个事在姑娘跟前说嘴,幸而姑娘不是那火爆性子的,不然惹得姑娘不快,你又有什么好的。”说的燕儿吐了吐舌头:“我不是气不过么,还以为她如今好了,谁知骨子里还是那刻薄样,一双眼就只单盯着我们姑娘。”见小彤冷了脸瞪她,才捂着嘴跑开了。

小彤向我笑道:“姑娘别信这丫头,她惯能信口开河。夫人见老爷只单给姑娘送了几盆花,那两位没有,抱怨两句,偏这丫头就听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说着,偷偷往我面上瞧了瞧,轻声笑道:“说起来也不算什么事,府里谁不知道姑娘爱海棠,老爷得了好的,自然是给姑娘留着。哪年三月姑娘生辰,老爷和大爷不是托人到处搜寻珍惜品种送给姑娘玩呢,京城谁不知姑娘就是我们老爷和大爷的眼珠子,几盆花算什么,只不过胜在矮小娇俏,搬摆随意,再就是这时节开花的海棠少见罢了,便是人高的玉石翡翠、水晶玛瑙做的花,姑娘库里也不是没有。”她这话说得我忍不住笑,哪里还记得心中那些许的不快。

另一边还有两盆白海棠,也是一样的大小一样的枝干,也算精巧。这送花的人倒也有心。

晚上的家宴只有兄长不在,一家人换了圆桌吃饭。因中午吃了蟹,晚上便不敢多吃,只尝了两只,倒是那用合欢花浸的热酒,配上新采摘的红菱、鸡头,鲜润甜脆,不免就多用了些,纤藤给我剥的一碗荔枝和葡萄倒剩了一半。

次日早起,陪父亲用过早饭,去外院书房后的园子逛了一圈,觉着还是公子别院的园子更精致些,想着兄长曾说哪天闲了请公子来再稍整一整,不免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公子在治园上的见识,在京城颇有盛名,这几年在安国公府上也见识了他于治园上的奇思妙想,细微布置上常有别出一格的惊人之举。特别是别院,外面看着也就是一般的花园子,内里精巧别致,就是比皇家花园也不逊色。园中山水形势自不必说,花草藤萝亦是一绝,别人家在初开的花,公子的花房里深就能开,那些难得的或是难养的花草,公子也能育出来,只是数量有限,如这般一下子养出来这么多绿品菊花,还有那些墨菊,就是经验丰富的花农也难做到。这样的公子,又是这样的品貌,也难怪在外面即便总是一副冰冷模样,依旧引得京城中的闺阁女子们,纷纷如蜂蝶追随花蕊般恋恋难舍。

只是公子的性情实在叫人难以捉摸,也是这几年间随他学艺,才摸了个大概。先时我还以为他这样的人物多半处事随性,多少有些名士的风流不羁和桀骜不驯,通过在宫中几年的冷眼旁观,才知他为人处世自有原则却绝不死板,进退有度又礼节有制,叫离得远的人想着与他再亲近些,离的近了却又不敢随意亲近,只怕亵渎了他。后来厮混熟了,再因兄长的缘故,他把我当幼妹一般照拂,我也才有幸见到他这不为人见的细致温柔。

天气渐冷,兄长回府不到两天,竟与公子商量着出远门拜访几位故友,见我在一旁圆睁双眼,一会瞧瞧兄长,一会又瞧瞧公子,公子笑问:“怎么,你也想去?”

我赶忙如小鸡啄米般点头:“确是想去。”

“要想去,须得丞相大人与令兄答应。”公子笑望着兄长,我也望向兄长。

“你别看我,去求爹。”兄长给我剥了颗葡萄,直接塞入我口内,我连着他的指尖一同咬住不放,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瞧他。

兄长动了动手指,我又咬得紧了些,他无奈摇头,另一只手习惯的抚上我头顶,轻轻搓揉:“好好好,哥哥去跟爹爹说,带我们夭夭同去。”

我这才松口,冲着兄长甜甜一笑,扯下颗最大最紫的葡萄,剥掉皮,剔去籽,送进兄长口中,还不忘撒着娇:“好哥哥,吃颗葡萄。”

兄长瞧着那留了一对牙印的指尖,揉了揉,嘟囔着:“小小孩童,哪里学来的无赖相,真不像话。”却张口一下就把葡萄吞入腹中,瞅着我:“没尝出来味道。”

我笑嘻嘻的又接连剥了好几颗喂他,兄长才满意的说了声:“我们夭夭剥的葡萄就是甜。”

我嘻嘻的笑,一转眼,见公子正睁大眼睛瞧着我们,想着才刚只顾着与兄长闹,一时竟忘了公子在一旁,便有些讪讪的,忙端了面前的茶,掩饰的一口灌下,却因心不在焉喝得太急,呛得一阵猛咳,口中的茶也喷了出来,咳得腰都直不起来,弓着背直喘息,半响顺不过气。

兄长慌忙过来替我拍着背顺气,问我要不要紧,不行请个大夫来瞧瞧,我连连摆手。公子也递了帕子过来,我接过,在唇边胡乱擦抹。

好半天才停下咳嗽,对着桌上摆的茶点,不敢再动。

父亲本就不拦我,兄长再帮我说话,自然是同意的,只是嘱咐我们定要赶回来过年。因此,在十月公子生辰后,我与兄长便又离了家。

这次,带了一个四十上下的江婆子服侍我,兄长说那是个身手不凡的,若非机缘凑巧,人家可不愿来我们家。我瞧她服侍起人来,也是老练的很,不比我身边常伺候的几个大丫鬟差半分。

兄长与公子半路上拐去见了一个钱粮师爷,我才知他二人背着我拆的信函,是这位师爷去的。见了公子,那位头发花白却神采奕奕的老者很是激动,简短几句寒暄过后,连说公子的法子果然有效,今秋收成比往年多了两成,今先是大旱,后又涝,周边多少县都遭了灾,只有他这里不仅影响不大,还增了产。

我在一旁听了好半天,又跟公子打听,才知道这师爷原是京城人,与公子也算是老相识。年轻时书虽读的好,只因朝中无人,不仅无官无爵,就连养育妻儿都难,年近四十好容易给人做幕宾,因性子执拗又不肯巴结,不大得主官的喜爱,好在他有真才实学,能为主官分忧解难,这才慢慢站稳了脚跟,若想再进一步却难。今年天运不好,水不调,眼看灾祸就至,忽想起公子,便去信问策求救,不过是想着公子结交的人毕竟比他多,或许就有此中高人,原也没抱大希望。公子仔细问明当地情势后,告诉他因势利导、新修水利的法子,已受了灾的,赶得上补种的尽快抢种,赶不上的赶忙种下一季,双头并进的法子果然有效,这才又给公子去信报喜,公子与兄长才顺道过来瞧瞧。

公子对这些农耕之事很有兴致,离了京城倒更无世家公子的排场,便是路遇农夫,也笑颜相对,这倒与兄长一般,兄长在外也是对谁都客气有礼。算起来半年的游历,公子早已不是靠琴棋书画誉满京都,却不知世间疾苦的富贵公子,而是知农桑、懂稼接、修渠避灾,护佑一方百姓的热血少年。或许,在京城他还是安国公府的贵公子,世人眼中不食烟火的谪仙,离了京,却又是这个与农夫一般在烈日里浑身臭汗,在田垄间满身尘土的少年郎。

他这样子虽与在京时差别甚大,兄长不仅没取笑他半句,每日里还与他一同去田间查探。也是从二人的闲谈中,我才知晓如今兄长竟还懂行军布阵。兄长时常离家,有时是游历去了,有时却又在军营中厮混,营中的那些将军们,却是没几个知他身份的。

继续上路后,兄长与公子说起了兵营之事,说如今操演的几个大阵虽好,却不够灵活,变起阵来多有不便,人多时好用,人少却没多少威力,他这几年费尽心神,推演了好几种灵活多变、方便操作又简单好用的小阵,与大阵互补,已试演了几年,也曾在大小征战中用过,很有些奇效。

这对好友年少时常结伴游历,见识过天灾人祸时的人命如草芥,很多人不是饥病而死,就是征战而亡,不免心有所触,惊觉京城贵公子的琴棋书画往往不堪用处,转而把心思放到了如何做实事上头。若非这两次随二人出京,我又怎知他俩这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许是这时节路上景色略差了些,我们比上次快了许多,两月后,竟到了边境。我从未听人说起过边境是何模样,也从未想过,如今亲眼见了,倒叫我惊叹不已。

一路过来,大小城邑也见过不少,各有各的繁华,此处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如今京城怕是已经降了,此处却还如夏末秋初一般,早晚凉爽,午时却热得很。市集中往来不绝的男女,各样衣饰打扮的都有,各样长相的也都有,好些人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跟当地人打听,才知道此地寻常往来的,多是各国的商旅,说着各自国家的话。最叫我惊讶的,是有几国不论男女,不仅不避嫌,且都穿着露胳膊露腿的衣衫,更有甚者连胸口肚脐也裸露在外。男子裸露上身在田中劳作的,一路上我也曾见过,女子体肤外露的我还是头一回见,那裸露之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我却红了脸,垂了眸不敢瞧,兄长与公子也不往那边瞧,便是无意瞧见了,也是一副不自在的模样。

许是兄长二人长得好,在街上碰到妙龄女子,人都要瞧他们好一会,有胆大的,还对他们笑,或是上前说些什么,那些女子似是觉着这是很平常的事,兄长与公子常被这些胆大的女子弄得面红耳赤。便是当地女子,见了男子也全无扭捏羞涩,遇见陌生男子也是随意说话玩笑的,想来是受了那些外族人的影响吧。

说起来,这些外族女子倒多是美貌的,有那真正肤白如雪的,白得都能瞧见面上青的经络红的血脉,有是蓝眼珠的,有是浅沙色眼珠的,瞧着人时,那眼珠子像口不见底的深潭,都能把人的神魂给吸进去;另有一种鼻梁高挺,眼窝较深,头发卷曲的,长相很是精致;也有黄色、银色等怪异发色的,如此种种,都是我之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若非兄长与公子怕了这些大胆豪放的女子,我倒还想多瞧瞧。

“这么多美人儿,回京可就没得瞧了,此时不多瞧瞧真是可惜了。”我跟在二人身后,不满的抱怨。

前面二人听到,对视后回头:“小小年纪,可别学那些人,不然以后别再想着出京。” 兄长冷声叮嘱。

竟然吓唬我,我眨了眨眼睛,却并不怕他:“哥哥,那些女子真好看,再有来找你的美人儿,你不如陪着说说话,我也能多瞧会子。她们说话我听着虽不懂,那话却也好听,我都没同她们说过话呢,你瞧旁的人就不像你总躲着避着的,人家就是不会说她们的话,也都笑着听呢。”

公子虽没对我说什么,却用我从没见过的怪异神情瞧了我半晌,我一时有些愣怔,只对他扬眉一笑,他却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

兄长对他轻笑:“你别这样望夭夭。”轻轻“哼”了声又道:“你不也跟我一样,见了那妖娆些的女子,早早就避开,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瞧瞧兄长,又瞧瞧公子,见公子对兄长瞪着眼:“我可不像你,只敢凶自己妹妹。”我见他两个神情有些怪异,心中纳闷,却又想不明白,因怕他们拌嘴不高兴,便忙出声打岔:“哥哥,夭夭饿了,我们何时能吃饭?”

兄长听了,果然不再去管公子,问我想吃什么,让人去瞧瞧此处有什么好的酒楼。

这边的饭食与别处也不同,我们捡了几样没尝过的点了,叫店家快快做了来,每样尝了些,味道倒也特别。

我极爱这里的热闹,饭后闲逛了好一会子,衣食首饰、赏玩器物什么的,买了好些,放了一大车,才高高兴兴的歇了。

因白日里多逛了会,晚间就睡得沉了些,不知何时,却给一阵喧闹声吵醒,叫了江婆子来问:“什么时辰了,怎得这般吵闹?”她脸色古怪,哼哈半晌也没说清是怎么回事。我掀了被子就要穿鞋披衣去瞧,她一把拉住我:“姑娘,你年纪还小,又是未出阁的小姐,这事,这事要婆子如何开口呀。”那神情,活像父亲牙疼得寝食难安时的模样,我不由愕然,只管呆呆地瞧着她,不知出了何事,竟叫她这样起来。

想着兄长与公子的本事,这大半的,竟还有他们压制不住的事,一时心中又惊又疑,胡乱套上外衣软鞋。知道江婆子力气大的很,硬来不得,便沉声道:“婆婆,你让我过去瞧瞧,闹得这样,兄长他们怎得就由着人闹。”话未说完,便听得一个女子清脆婉转的声音响起:“奴这店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可不是那卖人肉的黑店,两位公子怕什么。两位应该是头一次来我们这地界吧,不妨出去打听打听,哪家的俊俏公子,少年郎君不是大大方方的,没见谁像你二位这般扭捏……”后面还要说什么,却给人喝住。

我与江婆子面面相觑,惊得忘了反应。这边陲之地,果然民风奔放,兄长与公子那样斯文守礼的人,对上这样过于热情的妙龄女子,怕是也不知如何下手吧,只是如江婆子所言,我一个闺阁女子,这样的事还真不知如何处置。

瞧着那脸色比我还尴尬的江婆子,我忽地眼前一亮,笑对她道:“婆婆,兄长他们是斯文公子,总不好同她年轻的姑娘吵嚷,更不好动手,就是跟着的人,也不好把人家姑娘怎么着,还是你老人家去看看,就是把人丢出去,也还是你老动手的好。”

江婆子听了,呵呵笑了:“到底还是姑娘有法子,老婆子年纪大了,这脑瓜子也不好使了,就想不到这点。”然后迈开大步就过去了。

我也不好出面,只扒在门边往那边瞧。

首发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https://dogofmine.com/novel/vajpdkqf.html

夭夭桃花红(七)的评论 (共 3 条)

  • 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洛神
    洛神 推荐阅读并说 弘扬真善美,发挥正能量!若想获得更多推荐机会切记以下几点,(一)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诗歌,小说是本站的三大优势板块和发展趋势;(二)文章的内容固然重要但是一个好的标题往往能够起到画龙点睛的神奇效果;(三)篇幅不宜过长,越是短小精悍的文章更能抓住读者的心从而让人有一种过目难忘的视觉冲击和心灵享受!心若在,梦就在,有梦就会有未来!最后衷心的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的创作出更多具有可读性的优秀作品来!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
Baidu
sogou
西甲买球网站 华体会注册,华体会注册官方入口 2022世界杯投注站,(国际足联官方认证)有限公司 投注平台app下载(欧宝娱乐)有限公司 五大联赛投注软件(国际足联官方认证)有限公司 乐鱼官网|马耳他牌照(MGA)认证有限公司
FB体育滚球(华体汇)有限公司